解清愁

悄咪咪说一句其实我超想被勾搭啊爆哭

[狗晴]朝露

该如何形容安倍晴明此人?


湛青色的眸子比时光更让人惊艳,眯起眼睛来冲着你笑时就像是早春最迂回难遇的光景,眼底是真真实实含了一幕妩媚的春色。

雪白的发丝松散的束在脑后,靠近发尾的地方缀了抹绀蓝的发带。此时他端正的跪坐在榻榻米,垂落在地的衣摆似乎还沾染着未散的薰香。


“晴明大人。”

黑发的少女式神小心翼翼地从半掩地门缝间探出头来,搭在纸隔扇上的手比冰雪更加苍白,她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儿,有细小的雪花从她纹样精致的和服上散落下来。


她是雪女。


陪伴了安倍晴明自成长以来最悠久的时光,也是在他尚且还弱小时唯一愿意回应召唤的,他最初的式神。



“晴明大人?”

见安倍晴明久不应答,白色的少女忍不住再呼唤了一声。

“啊⋯⋯真是抱歉,一不小心想的太入神了,”晴明扬起了形状姣好的眸子,那张清丽的面孔上带着微微的歉意,让谁也不人苛责他,“雪女桑突然来找我,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窗外淡粉色的樱花似乎开的太美好了些,春日暖洋洋的熏风和着阴阳师温和柔软的语调,恍惚让人产生一种被深深爱着的感觉。

雪女垂下眼睫,声音依旧是清越冷淡的,唯独颤抖着的睫羽透露出一丝不平静的情绪:

“您不去见见,那位大人吗?”


安倍晴明一愣。


雪女抬起了眼,墨色的眼睛直直凝视着青色的,分明是再单纯无害不过的眼光,却无端让晴明感到一阵心慌。


彷佛心底最阴暗晦涩的心思都给人狠狠的剥开来,赤裸裸地展露在阳光底下。


空气突然就沉静下来了。


半晌,他扬起了宽大的羽扇,姣好的面容勾动出一个平安京的贵人们最喜欢花费笔墨去描写的温雅笑容。


“去告诉大天狗吧,”安倍晴明温和的微笑,“我是不会见他的,真想见我,还请麻烦莫要借着他人的口来探虚实。”


阴阳师如是说道。






·我自己也不知还有没有后续系列(划掉)

·写完才发现狗子还没有出场

Σ(・□・;)